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一路走來〔春夏秋冬〕

 春走了,夏來了,夏走了,秋來了,秋走了,冬來了,四季就這麼交替著,恒古不變。
  
  時間總是很殘酷的一分一秒的從指間滑落,有些東西,當我想要伸手抓住的時候,才發覺早已流失在了回憶裏。不讓我有半點思考的機會,然而,儘管有一些回憶不是那?繽紛,甚至是那?的痛,那?的傷。
  抑或是快樂的,美好的。都給予了我們的人生增添了色彩。一個人如果沒有了回憶,那?你的人生裏就猶如一張白紙,白的可怕。然而,對於我,卻是多麼希望能如是一張白紙。
  2008年,又走過了憂傷的一年。腳底上沾滿了春泥,濺滿了夏雨,粘滿了蒼涼的秋葉,踩汙了潔白的冬雪。
  總歸兩個字“憂傷”。這二十幾年以來,憂傷兩個字,無怨無悔的陪伴著我走過了一個又一個的春夏秋冬。
  
  春天總是來的急,走的也匆忙,還沒等的及我好好的瞧瞧樹上那稚嫩的綠葉,張開懷抱去擁抱那柔軟的一縷春風,就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了。
  使得我一臉茫然,於是,不由得把自己躲在角落裏傷感,懷念春的逝去。
  猛然間這麼一回頭,不禁提醒自己,接受事實與時間的殘酷。
  那?,好吧,春走了,已不再回來,腳底沾滿的春泥當作是對春的懷念吧。
  
  夏天又總是來的太突然,讓人還來不及遮擋,炙熱的陽光就已經肆無忌憚的照射在了我的身上,感覺像是掉進了火坑裏,且灼傷了我的眼睛,還連同我的心臟一起毀了容。
  然而傷疤卻久久無法癒合。於是,我想去尋覓一處陰涼之地,試圖避開那無理的陽光,怕它會把我烤焦。然而,天空總是讓人難以琢磨,說變臉還就變臉了,?那間,烏雲密佈。閃電雷鳴,接著是暴風雨傾盆而下。
  使我無處躲藏,然而,倔強的我沒有一點妥協的意思,更不會後怕,反之站的筆直,任憑暴風雨襲擊我顫抖的軀體,壓抑我脆弱的心靈。
  只是,那一刻,不知道是雨水太大了,還是我眼睛裏的液體太濕潤了,使得我的眼前一片迷茫,看不到前方。
  
  春走了,夏也走了,秋悄然而至。
  我想拍拍身上殘留的夏雨,發覺,秋風早已吹幹了,我身上殘留的雨水。
  一起帶走了我身體上僅有的一點餘溫,於是,我伸出冰涼的手,放在胸前,發現,心臟還是撲通撲通正常的跳動,於是,我想秋是收穫的季節,我該放棄對春的留戀,對夏更應該釋懷了。
  於是,我蹣跚在滿地枯黃的秋葉上,腳下吱吱作響。
  頭頂上落葉漫天飛舞,黃的,綠的,紅的,如蝶如花,正當我盡情的敞開心扉,去感受秋淒然的美時,秋的涼風吹的我瑟瑟發抖。
  於是,我蹲下,雙手抱著膝蓋。低頭看見,沾滿春泥的雙腳,還濺著未幹的夏雨,又粘滿了淒秋的黃葉,?那間,傷感的秋雨便模糊了我的視線。
  
  錯過了春,越過了夏,走過了秋,於是,冬來了。
  冬,一個純潔的季節,我想我會喜歡。
  冬雪漫天飄落著,遠山近景,世間萬物,瞬間的功夫,換上了潔白的冬衣,猶如一個個純潔的天使。
  我卻踩在了厚厚的雪地上,咯吱咯吱響,那聲音好聽極了。
  我想冬雪是細心的,它應該可以封存我那逝去的春,炙熱的夏,淒美的秋。
  然而,不想它卻連我一同凍結,把我帶進冰山雪地裏艱難而孤單地涉足。
  接下來,路上的遇見,我想該很快就可以抵達我的驛站了。
  終於,我靠近了驛站的火爐前,我試圖拖下那沾滿春泥,濺滿夏雨,粘滿秋葉,踩滿冬雪的鞋子。
  頓時一股寒流,由腳底的每一根血液一直往上逆流,直達心臟,才發現,原來驛站的火爐早已碳化灰盡。
  
  後來,我對自己說,那?,好吧,管它是春泥,夏雨,秋葉,冬雪,亦或是記憶裏發黃的往事,痛苦的,喜悅的,我想,我困了,該睡會了。
  一覺醒來,或許原來一切只是在夢裏,原來一切只是一場冗長的夢而已……
返回列表